艾妲

那些年(JPSS)

第一章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记忆中你青涩的脸


夜晚猖狂的侵袭大地,将高锥克谷笼罩在大片的黑暗之中。
曾经的莉莉‧伊凡,现在的波特夫人正翻著泛黄的相本发出“啪搭啪搭”的声响,在寂静的书房内显得格外明显。
停下翻动的动作,波特夫人轻抚著腹部,碧绿的双眼看向窗外的一片漆黑。


波特先生尚未归来。


自从怀孕以后,莉莉便被爱妻如命的波特先生勒令在家休养,至此之后,这段波特先生不在时间就成了波特夫人秘密的小时光。
没办法,她太了解丈夫了,詹姆讨厌史莱哲林--事实上,大部分的葛来分多都讨厌史莱哲林--但她确实需要时间来怀念身为史莱哲林的儿时玩伴,即使他们最后决裂了。
莉莉常常在想,这或许是一种诅咒,就像千年前和葛来分多、雷文克劳还有赫夫帕夫一同建立霍格华兹的萨拉查‧史莱哲林,即使和夥伴们拥有深刻的情谊最终仍是因为吵架而离开一手创立的学校。


她和赛佛勒斯也一样,多年的情谊也抵不上价值观的差距。


这麼多年后,她才明白这个道理,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之间的距离并不仅仅是高塔和地窖之间的差距。(注一)
她对此感到可笑,却无力去反驳。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闭上眼,小憩片刻。


当詹姆回来时,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暗黄灯光攀上妻子的睡颜,火红色的睫毛被刷上一层淡淡的微光。
他宠溺的笑了笑,用召唤咒唤来毛毯,温柔地替她盖上。
顺手拿起放在妻子腿上的相本,关上灯,然后放轻脚步,转身离去。

行进中的詹姆随意的翻了翻相本,却在看见熟悉的面容后,不自觉的停住。


相片中,笑得灿烂的红发女孩拉著一脸腼腆的黑发少年。


詹姆非常熟悉相片中的两个主角。
记忆中的黑发少年略带消瘦的脸庞终年都带著不合年纪的疲惫和戒备。



第二章 桌垫下的老照片 无数回忆连结


记忆中的黑发少年略带消瘦的脸庞终年都带著不合年纪的疲惫和戒备。


第一次见到少年时,是在火车上,当时的詹姆对赛佛勒斯并没有任何想法,甚至还有些厌恶,直到火车抵达了霍格华兹,老旧学校的大堂里充斥著新生兴奋而期待的交谈声,只有少年紧紧抿著唇,好像再多的噪音也不足以使他张开嘴。
詹姆就是在那时候开始注意到他。


当时的少年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儿时玩伴,是个全身带有著阳光气息的红发女孩。
尽管女孩的气质是如此的不容忽视,但真正让詹姆移不开视线的却是苍白到阴沉的黑发少年。
他不晓得自己是怎麼了,只得将这异样的感觉归咎於车程的疲累而导致的错觉。


「詹姆‧波特。」


带著严谨和拘束的女声唤到了他的名字,他便马上将异样的感觉丢进阿兹卡班。
像所有新生一样,詹姆紧张且兴奋,接著,他进了葛来分多。


他裂著嘴,走向葛来分多的长桌,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的,他挑了红发女孩对面的位置,并且示意天狼星、路平和虫尾将原先预留的位置换掉。
他开始找红发女孩搭话,然后知道了她的名字。


「莉莉‧伊凡?我可以叫你莉莉吗?这真是个可爱的名字。」接著看见女孩爆红的双颊,才发现,这句话充满调戏的嫌疑。 

正当他想开口自己没有恶意时,他听见了他从红发女孩口中套出的名讳--


「赛佛勒斯‧石内卜。」


他们之间的话题便嘎然而止。


即使詹姆万分希望赛佛勒斯能够成为葛来分多,但梅林似乎没有听见他的愿望,赛佛勒斯最终进了史莱哲林。
虽然内心失望但詹姆并没有因此闷闷不乐,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和天狼星、路平还有虫尾组成“劫盗四人组”,执行他在波特庄园里最爱做的事--恶作剧。


他开始招惹赛佛勒斯。


对此行为,朋友们说他是让莉莉别在和他们所谓恶心的鼻涕卜(注二)黏在一起,或者单纯的因为赛佛勒斯的态度让他们不爽。
至於真相是什麼呢?詹姆也不清楚,他只是希望少年黑如浓墨的双眸能带上一点他的色彩。
不久之后,万圣节来了。



第三章 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换上一身帅气西装


不久之后,万圣节来了。
在朋友的怂恿下,他在万圣节前一周早晨的大堂,向正在享用早餐的莉莉‧伊凡递出邀请。
令人意外的是,莉莉答应了他的邀请。
瞬间,讶异和欣喜充斥了他的全身,他偏开眼,偷偷看向隔了两桌的史莱哲林长桌,却发现史莱哲林的黑发男孩正跟七年级的风云人物鲁休思‧马份称得上是愉快的交谈著。
詹姆突如其来的感到恼怒,连带的连天狼星调侃的的话一句也听不进去。
他不明白自已是怎麼了,自从见到早晨的那个画面,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甚至在最爱的飞行课,差点从扫帚上摔下来,因此,被朋友和那邦该死的史莱哲林嘲笑了好几天。
鲁休思‧马份还为此特地搬弄著各种单字在赛佛勒斯面前,狠狠的扫了他的面子。
詹姆听朋友转述,那位顶著一头铂金色长发、据说拥有魔法界最高贵姓氏的少年,如何用各种华丽的语调将他的自尊扁的一文不值。

詹姆咬牙切齿的发誓要在万圣节晚会散发自身魅力让那白孔雀瞧瞧他的厉害!

他还特地拜托虽然最后成为葛来分多,但从小接受史莱哲林式教育的天狼星帮忙,即使过程中遭受好几次天狼星别有深意的眼神(其实天狼星只是认为死党对莉莉太过上心罢了),他还是咬牙忍下来了。


对那时候的他来说,没有什麼比扳回自己在赛佛勒斯心中的形象重要。
当时的詹姆并没有意识到他对赛佛勒斯不正常的感觉,也没有想过,其实他在赛佛勒斯心中打从一开始就全然没有形象可言。


无论如何,在詹姆的努力下,一个礼拜很快就过去了。
舞会当天在天狼星的帮助下,他将一头乱翘的短发用麻瓜世界的吹风机将它打理得稍微整齐点,换上具说能增加他的魅力的西装,任由天狼星将他的脸扑白,用不知道什麼性质的颜料画出肌膚下血管的纹路。


然后,他成了吸血鬼。

据天狼星描述,神秘、英俊、优雅的吸血鬼。



第四章 等会儿见你一定比想像美


据天狼星描述,神秘、英俊、优雅的吸血鬼。
--虽然梅林才知道吸血鬼长什麼样子!


「我在麻瓜世界的书上看到的,麻瓜们想像的吸血鬼就长这样--亲爱的鹿角(注四),放心吧!莉莉一定会对你迷得死去活来的!」天狼星耸肩。


不想再跟好友争辩什麼,詹姆加快脚步准备和莉莉会合。
这场舞会最重要的目的,不过就只是让他能在赛佛勒斯的心中有好一点的形象罢了。


他向远处的莉莉挥挥手,看著她加快脚步的向他跑来,女孩上身穿著白色衬衫配黑色皮革马甲,下身穿著大红的及膝公主裙,再披著一件及脚踝的红色斗篷--根据对方的描述,这是麻瓜世界童话中著名的小红帽。
他看著眼前的女孩,任她拉著他的手,在宴会穿梭。
他搜寻著自认的劲敌--鲁休思的装扮,噢,梅林的白色面具,那只白孔雀居然扮成精灵王,希望他身上的宝石能重死他。


詹姆略带不屑的撇撇嘴,赛佛勒斯不在鲁休思的附近那在哪里呢?


「小勒!」莉莉一边开心的唤著远方的友人,一边拉著詹姆前进。


闻言,詹姆有些期待的看向黑发少年的方向。
只见黑发少年一身得体的晚礼服,再无其他装扮。
詹姆有些失望,但不明白自己在失望什麼--也许他期待的是赛佛勒斯装扮成某种恶心的东西,或许是像他在火车上他取的绰号般,扮成一只鼻涕虫。


想到这里,詹姆不禁诡异的勾起嘴角。


见到此状的赛佛勒斯,有些疑惑的挑起眉,但他决定不说什麼,他和女孩已经太久没好好的聊一聊了,不应该在为脑袋堪比山怪的波特浪费时间。


然而詹姆却和赛佛勒斯有著天差地远的想法。
在他看来,赛佛勒斯一定是被他的男性魅力所迷住了!
他就知道,他的魅力绝对不输鲁休思‧马份那只花孔雀。



第五章 回到教室座位前后 故意讨你温柔的骂


他就知道,他的魅力绝对不输鲁休思‧马份那只花孔雀。


因为这个原因,詹姆甚至特别在魔药课迟到!为的就是能摆脱劫盗四人组,坐在赛佛勒斯身旁空下的位置。


结果他错估了形式,路平非常好心的替他留了个天狼星旁边的位置,而赛佛勒斯的身旁早已坐了莉莉。


幸运的是,他的位置位於赛佛勒斯的正后方。


整节课下来,他都不晓得自己在做什麼,切蟾蜍舌头时还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头。 赛佛勒斯晃来晃去的背影让他无法专心,他多麼希望对方能转头过来,而不是这样的背对他。


突然间--詹姆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趁著赛佛勒斯忙著切药材,莉莉和天狼星正专心的低著头搅动魔药时,他偷偷的伸出万恶的手指,轻轻的戳了戳赛佛勒斯消瘦的后背。


遭受捉弄的赛佛勒斯因此将本来应该要切成直角的蜥蜴尾巴切成45°。


想当然尔,对魔药的坚持近乎痴狂的赛佛勒斯怎魔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於是他恶狠狠的瞪向后方座位。
见到的却是詹姆正认真的将雏菊根剁碎。

赛佛勒斯挑起眉,转过头去。


站在他身后的詹姆并没有错过对方的反应,并且为此感到开心。
於是他又再一次伸出手指头,调戏了对方一次。
赛佛勒斯的反应与刚才一致,只是这次多出了一点恼怒。

詹姆窃笑,像个三岁孩子似的,他恶劣的希望对方能够发怒。 


他想见到对方的脸上因为愤怒而染上绯红的双颊,或是因此而有生气的黑眸。


果不其然的,在发生第三次的时候,赛佛勒斯发火了,索命似的双眸盯向他!他裂起嘴角,压低了音量挑衅似的说:「怎麼?鼻涕卜,是因为本大爷魅力无穷,才让你这样频频回头吗?」

「该死的--葛来分多的教育难道没有让你的智商提高吗?噢,我差点忘了,就算是魔法界消失,即使是 “伟大”的葛来分多也没有办法让一个波特的智商提高到山怪的程度。」赛佛勒斯咬牙切齿。

正当他想接下去时,一道清脆的女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小勒!大釜里的药水是粉红色的--」莉莉惊呼,并将准备吵架的赛佛勒斯的思绪拉回。
他刨了詹姆一眼,转过身去解救他的魔药。


詹姆表示无聊的撇撇嘴。
「嘿,伙计!别停下的的动作啊!」天狼星呼唤著好友,脸色发青的看著越来越紫的魔药。

 
「噢,梅林的袜子--」他懊恼的说著,接著,埋头抢救没剩多少的魔药学成绩。


那天晚上,赛佛勒斯的样子反覆出现在他的梦中。



第六章 谁与谁坐他又爱著他


那天晚上,赛佛勒斯的样子反覆出现在他的梦中。


第二天早上,一向好眠的詹姆意外的带著两个堪比熊猫的黑眼圈出场。
在好友的关心还有莉莉略带关切的眼神下,詹姆做了重大的决定。


他决定继续骚扰赛佛勒斯,直到他搞清楚自己到底怎麼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葛来分多,詹姆完美地展现出他充分的行动力。
这一次,他没有选择迟到这种愚蠢的战术,而是选择紧紧的跟在赛佛勒斯身后,然后趁著对方不注意时,抢到他身旁的位置。
詹姆发誓,他一定要成功!


也许是因为他这个月特别虔诚,或著是梅林同情他多次的失败,总而言之,他成功了,是的,十分幸运的成功了。
不枉费他冒著生命危险跨越史莱哲林和葛来分多之间的界限。

对此赛佛勒斯只是淡淡撇了他一眼,低下头研读变形学课本。


当麦教授进到教室时,看见的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这样经典的画面。
麦教授不动声色的抽了抽嘴角,接著,若无其事的继续上课。


詹姆对於教授的反应感到十分欣喜,相比之下赛佛勒斯的无视就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当然,天狼星不断从身后丢来、并且砸中他的头的纸屑也让他十足十的不爽,不过这不重要,詹姆决定暂时忽略不计。


波特先生不开心了,后果就是开始想如何恶整石内卜先生。
詹姆发挥了葛来分多不怕死的精神,他思考著该如何让石内卜先生露出从未有过的表情呢?


忽然间,詹姆想到一个妙计。
他想,赛佛勒斯就算在怎麼冷静,也无法在这个状态下还是无动於衷吧。


於是他露出一副“大爷我最行的”模样,慢慢的往赛佛勒斯的方向坐过去,然后,趁著麦教授不注意时,他轻轻的在石内卜先生耳边说道--
「我喜欢你。」



第七章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我喜欢你。」


接著他见到了赛佛勒斯堪比暴风雨的黑脸。


「不用感到荣幸,石内卜,我看你大概没有被告白的经验吧--这不,本大爷就超好心的让你体验过一次了。」看见少年那张黑得不像话的脸,詹姆心中莫名的恼怒,但还是顾忌到现在是上课而压低音量的说著。

「波特先生,难道你还没有治好你的妄想症吗?事实上,我想我宁愿被一只巨大且无脑的山怪亲吻,也不想坐在这里听你让我恶心到起鸡皮疙瘩的告白。」赛佛勒斯冷笑,并且持续以压低的音量进行对话。

「噢,可怜的鼻涕卜,原来你的审美观已经疲乏到这种程度了吗?没想到你连山怪和一个英俊潇洒的波特之间的差别都分不清楚了吗?」詹姆佯装痛心疾首,在低音量下这种动作时在可以被称之为好笑。

「劳烦波特先生费心了,我想只要有眼睛,并且没有因某种原因而失去它的功能的人,在一只山怪上发现的优点绝对会比在一个波特身上发现的多。」赛佛勒斯回答的理所当然。


「波特先生和石内卜先生可以请你们分享一下你们之间的话题吗?」米奈娃说道,并且因此将整间教室的注意力都集中道他们身上。


赛佛勒斯冷下脸,不愿意多做任何解释。
詹姆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上课说话,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各扣两分。」米奈娃挑起眉,以扣分作为事情的结局。


接下来整堂课詹姆和赛佛勒斯都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
詹姆偷偷的瞥向赛佛勒斯,只见对方一脸认真的听课,好像刚刚什麼是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对此,詹姆不禁感到泄气,整堂课下来什麼也没听到。
下课之后,天狼星第一个冲过来勾住他的脖子。
他被天狼星勒得难受,正想给他一手肘就听见对方说--


「伙计,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这麼的见色忘友!」



第八章 好想拥抱你 拥抱错过的勇气


「伙计,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这麼的见色忘友!」


天狼星的高分贝将教室里所有的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震住了,当然,这不包括正准备回去的赛佛勒斯。
詹姆傻了,见色忘友?

路平赶紧出来灭火:「兽足(注五),见色忘友不是这麼用的。」

「唉?不管啦,反正你为什麼不回我纸条?」天狼星疑惑的看向路平,接著自认凶狠的找詹姆算帐。

詹姆傻笑著回避答案,在回葛来分多交谊厅的路上,脑中不断浮现著天狼星所说的见色忘友。


见色忘友?这样的一个词汇怎麼可能出现在他和赛佛勒斯身上?
他不过是想要恶整那个可恶的小史莱哲林,并没有其他诡异的思想啊。
只是在这个词汇出现时,他的内心却时出现了一点无法察觉的喜悦。
他不想了解这到底是为什麼,属於葛来分多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原因将会颠覆他的世界。 

那不是他想要的,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第一次的,葛来分多的黄金找球员完全无法发挥出他的勇气。
他想过上所谓「正常」的生活:和一个心意相投的女孩共组家庭, 在家族的期望下生下继承人。
而爱上一个史莱哲林显然不包夸在他所谓的正常生活里。

葛来分多的小狮王,在这一刻败给了对未来的恐惧。


「嘿,鹿角你还好吧?」天狼星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路平还有虫尾有些担忧的看著他。 

「我能有什麼事?我又不是娘们整天伤春悲秋的。」詹姆笑了笑,给了朋友们一个放心的眼神。

「我就说吧,月影(注六),鹿角哪那麼脆弱--」

「不管怎麼说有事就跟我们商量吧,朋友。」不等天狼星说完,路平对著好友表达了关心。

「……我是说,这是假设!假设!」詹姆有些慌乱的说著,「假设那个人有点讨厌你(好吧,其实是非常),可是你却希望那个人能无时无刻的注视你……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詹姆有些紧张的咽下口水。

「伙计,你说的是莉莉吗?放心吧,她讨厌你早就是霍格华兹公开的秘密了。」天狼星安慰著夥伴,即使这看起来更像是在伤口上洒盐。 

「代表你连对方讨厌你,你都不自觉的喜欢对方啊,鹿角。」路平笑的神秘。

詹姆愣住了。
虽然心中有预感,但是真正听见时他还是傻了。


他喜欢赛佛勒斯?那个邪恶阴暗的鼻涕卜?


詹姆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向来都是死对头,更何况还是那个阴沉、肮脏、邪恶的鼻涕卜……

从此之后,他开始闪避赛佛勒斯。



第九章 曾经想征服全世界


从此之后,他开始闪避赛佛勒斯。


每当天狼星提议要整整赛佛勒斯时,詹姆总是有意无意的逃掉。
为此,天狼星不只一次询问自己是否生病了,而他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打哈哈以逃避问题,弄得天狼星差点想揍人,还好当时有路平在一旁帮忙阻止。


这样的状况一值持续到五年级。
当他们终於考完了O.W.Ls,他像是下了什麼决心般,同意了天狼星的提议。
所以造就了现在这个场面。


赛佛勒斯倒吊在半空中,长袍覆盖住他的脸,露出了苍白且营养不良的大腿、和一条发灰的内裤。
围观的人群发出大笑和喝采。
詹姆感觉到心痛,但是他还是强迫自己和天狼星跟虫尾一起大笑。
而莉莉不负众望地发挥出了葛来分多的正义感,要求詹姆把赛佛勒斯放下。
经过一番不算激烈的争执,詹姆妥协了,同时心里松了一口气。

看著赛佛勒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说:「算你好运,遇到莉莉在这里,鼻涕卜--」


「--我不需要像她这种低贱的麻种来帮我!」

接著,赛佛勒斯得到了莉莉绝交的宣示。


詹姆选择不去看赛佛勒斯因为难过和懊悔扭曲的脸。
他现在扮演的是个爱慕莉莉成痴的毛小孩,所以他在莉莉愤怒的离去之后,再一次的将赛佛勒斯倒吊过来,这一次少年的脸上少了挣扎。

「有谁想看我把鼻涕卜的小裤裤脱下来?」他努力的挺直举著魔杖的手臂,强迫自己不要流泪。

「够了,詹姆停手吧。」路平从一旁的树下起立,拿著书走到詹姆旁边,不顾他的意愿施了一个“止止,魔咒消”把赛佛勒斯放了下来,拉著他走了。

「嘿,月影,发生什麼事了?等等我啊!」天狼星和虫尾慌慌张张的追了上去。

刚才围观的人群也因为感到无聊而渐渐散了。


路平一路上不顾詹姆喊痛,拉著他回到葛来分多塔。
示意天狼星和虫尾在交谊厅等著,把詹姆扔进寝室。


「--嘶,痛,月影,你干什麼啊?」詹姆跌坐在地板上,摸著被拉痛的手。
「你好好冷静吧。」路平没有回应他的问题,关上了门。
「--唉,月影到底怎麼了?唉!」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小。
詹姆忽然觉得,其实路平什麼都知道了,或著该说比他更了解自己的内心。


他放声的哭了。
把所有的压抑、悲伤、愤恨和无力全都哭了出来。


为了逝去的恋情放声大哭。



第十章 到最后回首才发现 这世界滴滴点点全部都是你

为了逝去的恋情放声大哭。


回忆到这里嘎然而止,然后他再也不去招惹赛佛勒斯,即使天狼星因此笑他妻管严。 之后他向莉莉求婚,曾经的女孩现在的女人答应了他的求婚,他们顺利的步入了礼堂,结为夫妻。


毕业典礼后,他就没有再见过赛佛勒斯。
不只一次的,詹姆想著,如果他当初有足够的勇气去向赛佛勒斯告白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也许现在陪在他身边的不会是莉莉,而是那个他让他愧疚一辈子的黑发少年。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詹姆对现在的生活没有怨言,想著妻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的心中就是一股满足。


「嘿,在想什麼?」伴随著声音的落下,妻子已经从背后还住了他的腰。

「在想你以前是多麼讨厌我呢。」詹姆的手掌覆上妻子的葇荑。

「噢,亲爱的詹姆,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不过说真的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想我一样的讨厌你。」妻子挣脱了他的手,来到他面前,俏皮的眨了眨眼。

「梅林的丝质睡袍,莉莉你的回答真叫我伤心呢--」詹姆故作捧心状,逗得妻子哈哈大笑。

「睡了吧,詹姆,已经两点了呢。」

他同意了妻子的想法,示意她先睡,接著进了浴室随意的梳洗一番。

踏出了浴室,将自己弄乾后,才上了床躺下。


接著,自从失恋后就再也没做梦的詹姆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他坐在赛佛勒斯旁,在一向以严肃著称的变形学课,偷偷的凑到赛佛勒斯旁,在黑发少年的耳边轻声的说著:
「我喜欢你。」


迎接他的是少年攻击性的言语,和微红的耳尖。
他裂著嘴,笑了。



fin.
*注一:对不起,我忘记原文来自哪里了--好像是水色茧蝶的《无关功利的勾引》的样子,很好看,推。
*注二:鼻涕卜,詹姆在火车上以谐音替赛佛勒斯的绰号。
*注三:鹿角,为詹姆在劫盗四人组中绰号。
*注四:兽足,为天狼星在劫盗四人组中绰号。
*注五:月影,为路平在劫盗四人组中绰号。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