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你這麼萌你家ceo一定知道

Treat You Better(Newt/Credence,Gradence)part4

第一次寫這部的同人
假定Graves沒有被GG複方湯劑,只是純粹的GG的手下。

前情提要:
Newt和Credence在倫敦展開新生活,但Credence心中似乎有無法忘懷的人

BGM- Treat You Better by Shawn Mendes

《Treat You Better》

06
I know I can treat you better
我知道我可以對你更好

Better than he can
比他對你來得更好

短小而破碎的嗚咽聲自男孩的喉嚨傳出,參雜著憤怒、倔強,最終為自己的無法辯解感到無力。體內的Obscurus蠢蠢欲動,致命的力量宛如黑色絲綢般一點一滴優雅地纏繞幾乎快吻上他的Graves。

「Credence!」

英國巫師的聲音恍如晨曦打破他和Graves之間詭異而扭曲的黑暗。好似污垢遇上甘霖,吸血鬼遇見陽光,Obscurus在一瞬間消散的無影無蹤。

Credence略帶不安和詫異地瞄著Newt的肩膀,Newt進一步的上前,試圖讓美國巫師遠離男孩。

來自赫夫帕夫的年輕男子警戒的持著魔杖防備,帶著堅定的一步一步走向男孩,將他與前魔國會安全部長隔出安全距離。

Graves對此失笑,冷漠而高傲地以嘲弄的表情看著離他一步之遙的英國巫師和他身後的男孩。

「Credence⋯⋯」和Newt的聲音完全不同,Graves呼喚他時,沙啞而誘人犯罪。「My boy,我們是相同的,你深知這點。」他無聲地輕笑。

此刻,Newt舉起魔杖對準Graves的心臟,眼神銳利,全然看不出平日的溫柔溫和:「Mr.Graves我猜我們都不會想在抵達德國之前惹上麻煩。」

聞言,Graves收起盎然的興致,猛地向前,讓Newt的魔杖抵住他的胸口,他看向站在Newt身後的男孩,Credence和以前不同,雖仍是沒有注視著他們,但男孩的肩膀不再蜷縮,身軀不再顫抖,Graves隱藏起自己對此的興趣,暼了Newt一眼,撤開周圍的混淆咒,離開。

目送Graves離去,Newt收回魔杖,轉過身拍了拍Credence的肩膀,語氣平淡:「餓了嗎?」

Credence對此感到不安,激動大膽的握住Newt在他肩上的手,慌張的看向Newt,待瞬間的情緒退去,又移開視線,難以察覺地搖了搖頭。

-TBC-

如果喜歡請替我按個like 或留言指導~
大家的支持與鼓勵是我的動力~
謝謝你們!

Treat You Better(Newt/Credence,Gradence)part3

第一次寫這部的同人
假定Graves沒有被GG複方湯劑,只是純粹的GG的手下。

前情提要:
Newt和Credence在倫敦展開新生活,但Credence心中似乎有無法忘懷的人

BGM- Treat You Better by Shawn Mendes

《Treat You Better》

05

Tell me why are we wasting time
告訴我為何我們正浪費著時間
On all on your wasted crime
浪費在那些蠢事上
When you should be with me instead
當你應該跟我在一起的時候


「好久不見了,我的男孩。」Graves慢步走近男孩,一手撫上Credence的側臉。

Credence 為這樣的觸碰微微顫抖,男人的手乾燥且厚實,卻感覺像一隻滑膩冰冷的毒蛇一般纏上他的靈魂。

Credence緊盯著地板,駝著背縮著肩,想讓自己的體積縮小。


這一刻,他們似乎又回到了暗巷內。

他不是唯一被鞭打的孩子,在這個時代幾乎所有的孩子都會被體罰,Credence可以忍受身體上的疼痛,那是大人們讓孩子屈服的手段,他是這麼想的,如果受到懲罰後能得到一絲關愛,那再多的懲罰也無所謂。
但Mary Lou並沒有滿足他的願望,她恨他,淺顯易見的。

Credence不懂既然她是如此憎恨他,又為何要扶養他?是為了證明在上帝的感化下,巫師之子可以被洗滌罪惡嗎?

「你在想什麼呢?」男人溫熱的氣息吐在男孩的耳廓上,Credence對此只是僵了一下,並沒有抬頭看向美國巫師。


Graves是他第一個渴望,他第一個近似依靠的存在,哪怕Credence現在怨恨他的欺騙,卻也無法完全切割自己對男人的感情。

他仍是顫抖著,只是一開始是因為緊張和害怕,現在是為了壓抑obscurus。

「我的男孩,你在壓抑什麼?」他的耳邊傳來Graves壓抑又愉悅的笑聲,就好像一切都把握在他手上,Credence依然是那個受他操縱、任人宰割、對世界感到絕望的男孩,Credence對此感到厭惡。

他鬆開緊握墜鍊的手,試圖想推開和他如此親密的男人,然而在他的手觸碰到Graves以前,男人又開口了。

「你想遠離我嗎?」如果Graves是英國巫師的話必定是Slytherin:「你離不開我的,我們是同類人⋯⋯」

男孩咬著牙,像是用盡勇氣又好似受到刺激的瞪著這個幾乎要擁抱住他的男人。

他知道美國巫師說的是實話,在靈魂的最深處,他就如同Graves一般貪婪,男孩渴望認同被愛,Graves求取力量和掌握(或許還包含著讓巫師活得光明正大),儘管他們想要的如此不同,但無可否認的,綠色渲染著他們靈魂*。

這一刻男孩覺得自己又再一次的看見這段時間裡自己不停夢見的場景,那個他們每個禮拜日所前往的教堂內廳,Mary Lou的聲音迴盪在耳邊:「生而罪惡。」身邊的兄弟姐妹們竊竊私語,神職人員冷眼相待,佇立在花窗玻璃上的殉道者、使徒、聖人審視一切。

沒有人在乎他,因為他生而罪惡。

他不值得被愛,不值得Newt的誠心。

-TBC-

*歷史文獻中通常稱苦艾酒為繆斯和綠妖精、綠精靈、綠仙子。苦艾酒也經常被描繪成一個危險的容易上癮的精神藥物。苦艾酒中含有的微量化合物側柏酮(thujone),被指含有毒副作用。能夠使人產生幻覺,過量攝取什能奪命。當時評論家描述苦艾酒的味道,表示它使你的瘋狂,誘惑你犯罪,引發癲癇,結核病。它使成千上萬的法國人葬送生命。它將男人變成凶猛的野獸,將女人變成悲慘的犧牲者,將小孩變成敗類,它破壞家庭,毀滅幸福,威脅整個國家的未來。(節錄自http://angel9131004.pixnet.net/blog/post/209924233-[bts%C2%A0音樂]blood-sweat-%26-tears-mv%C2%A0意思%C2%A0解釋)

Treat You Better(Newt/Credence,Gradence)part2

第一次寫這部的同人
假定Graves沒有被GG複方湯劑,只是純粹的GG的手下。

前情提要:
Newt和Credence在倫敦展開新生活,但Credence心中似乎有無法忘懷的人

BGM- Treat You Better by Shawn Mendes

《Treat You Better》

03
Just know that you don’t
你只需要知道
Have to do this alone
你不需要獨自去面對
Promise I'll never let you down
我承諾不會讓你失望

他們再一次遇見是在倫敦的金絲雀碼頭邊,Newt帶著Credence準備要上船,他們下一站是德國,畢竟那裡是木精的產地,他三不五時就會去看看。


然後不知道為何的Percival Graves也出現在這,天知道他是如何從MACUSA的審判中順利脫身!

Graves的注意力穿過了碼頭邊的鳴笛聲、人群的熙攘,第一眼就從人群中認出男孩,現在的Credence和他印象中的有點相似又有點不同,他帶著Grindelwald給他的任務來到了倫敦,前次任務的失敗讓他失去了Grindelwald的信任與倚重,現在得到的任務皆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而他並沒有想到在他辦完事情後能夠巧遇男孩,意外之喜。

再次看到Credence時,Graves露出了意謂不明的微笑。

Newt一開始並沒有發現Graves的存在,是Credence在準備上船以前突然地拉住他的衣角,他轉頭一看才看到那個不壞好意地男人。

「梅林的鬍子!」Newt在心中暗罵,擔心的看著Credence的反應,同時防範著Graves的靠近。

Credence緊咬著下唇,一隻手死死抓著Newt的衣角,就好似那是他的救命稻草似的。



他想起Graves的溫柔,親暱的神情,厚實而溫暖的手掌輕撫著他的後頸。

儘管一切都是假的,但那又如何呢?

那是他永不見光亮冰冷的生活中,僅有的、微弱的散發出光亮的事物。

從前的他寧願受騙。
也不要事實攤開在眼前,惡狠狠的劃破他僅存的溫暖。


但現在不一樣了,Newt會陪伴他,像對待普通人一樣的對他好,Credence 這麼想著,哪怕他是如此害怕相信,但又忍不住抱持期待。

Newt的手覆蓋住男孩抓住他衣角的手,將他撥開,Credence對於這個舉動感到害怕,忍不住微微顫抖,下一秒Newt十指交扣地牽著他的手,對他露出春光般和煦地笑容,溫潤而令人安心。

Newt一如既往地在Credence 的額頭上印上了乾燥且柔軟的親吻,這樣的舉動讓Credence稍稍的放鬆。

Newt會陪他面對,這是他的承諾。

Graves微笑的表情在看到Newt親吻Credence後——哪怕只是額頭——微微一僵,隨即神色泰然。

在他準備走向男孩時,神奇動物保育學家已經帶著男孩上了甲板,Graves不以為意的挑了眉,等到了德國以後他有的是機會接近男孩。

你問他怎麼能夠這麼肯定?
瞧,男孩脖子上還掛著他給的項鍊呢。
他的男孩,總是能給他驚喜。



04

And you're spending all your time
你所有的時間都花在
In this wrong situation
錯誤的狀況中
And anytime you want it to stop
你無時無刻都想使之停下

結果還不需要到德國他們就在甲板上碰面了。

儘管Newt再怎麼注意儘量不要讓男孩和美國巫師單獨待在同個空間裏,但百密總有一疏。

Credence 抓緊項鍊,垂下眼簾,不敢也不願意看向眼前的男人。





在皮箱內的神奇動物因為搭船時的搖晃而引起暴動,連Newt都無法保障自己能夠毫髮無傷的狀況下,他不希望Credence 和他一起進去,卻又怕獨自留下這個不安的男孩會發生什麼事。

在Newt猶豫不決、搖擺不定,皮箱內的神奇動物越來越暴動的狀況下,Credence主動答應Newt自己會乖乖待在房間裡,那裡也不去,Newt才勉強點頭,再三保證自己會迅速解決的跳進皮箱。


Credence 本來很安靜的待在房內哪兒都不去,只是翻閱著Newt買給他的畫冊。

一本典型的童話故事,關於青鳥與彩虹,關於幸福的故事。

Credence著迷的翻閱著這本會動的畫冊,青鳥在書中拍動著翅膀。

青鳥環繞在天空中對著彩虹說:「你好美啊!我多希望能和你一般美麗,這樣就能帶給人們幸福。」

彩虹溫柔的告訴他:「不是我帶給人們幸福,而是因為人們感到幸福,我才能出現在天空中。」


青鳥問:「那怎麼可能呢?如果不是你帶給人們幸福,那又是誰呢?」

彩虹說:「是你啊!我親愛的青鳥,當你震動羽翼,出現在人們的面前就能讓人們得到幸福。」

青鳥說:「不,我不相信,我並不如你這般美麗,怎麼可能會有人因而幸福呢!」

彩虹回答他:「我親愛的青鳥啊,不相信的話,你可以展開你的翅膀,揮動你的羽翼,問問那清晨綻放的第一朵玫瑰,或是那被風吹得沙沙作響的大樹,亦或是在草坪上翻滾嬉戲的狐狸就能得到答案了。」


下一秒,青鳥真的就飛出了畫冊,在Credence 面前拍動翅膀。

Credence 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青鳥。

青鳥拍拍翅膀飛到了門邊,他歪著頭看著男孩似乎在等他。


「若是讓青鳥停在你肩頭上就能永遠幸福。」他想起故事裡的傳說。


猶豫的看了一眼皮箱後,Credence站了起來追著青鳥一起走出房間。

他希望Newt可以永遠幸福。

英國巫師是如此的溫柔,沒有因為他的罪惡,毫不猶豫地給他住的地方,不帶嫌棄的給他溫暖。

沒有謊言。
和之前不一樣,和從前的虛假不一樣。

他是如此的卑鄙,利用神奇動物保育學家的溫柔來得到本不應該屬於他的幸福,他要把幸福還給Newt,這是一無所有的他唯一可以做到的。




然而飛出房間的青鳥來到了甲板停在美國巫師的手指上,接著消失。

Credence停下了腳步,緊抓著脖子上的墜鍊,垂下眼簾,不願意看向露出意義不明的笑容的巫師。


====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

想聽聽大家的心得😭

拜託大家了~

謝謝❤️

Treat You Better(Newt/Credence,很微很微Gradence)

第一次寫這部的同人
假定Grave沒有被GG複方湯劑,只是純粹的GG的手下。

前情提要:
Newt和Credence在倫敦展開新生活,但Credence心中似乎有無法忘懷的人

BGM-Treat You Better by Shawn Mendes

《Treat You Better》

01

I won't lie to you
我不會對你說謊
I know he's just not right for you
我知道他並不是你的白馬王子

這個時節的倫敦大多數的時間都陰暗潮濕,今天也不例外,一點也不是適合讓Credence放鬆心情,打開心胸的好地方。

從外頭回到臨時租來的公寓的Newt這麼想著,他的鞋被積雪弄得全濕了,雙腳踩在玄關的地毯上發出噗滋聲。

他換了拖鞋往坐在火爐前發呆的Credence走去。

「今天還好嗎?」他一如往常的露出溫和的笑容,毫不猶豫地由後方將坐在地毯上的Credence環住,將他抱在懷中。

Credence似乎被嚇了一跳,和Newt來到倫敦三個多月,他仍然沒有習慣這樣親密的互動,儘管他是如此的貪戀。

「在想什麼?」Newt將頭靠在他的肩上,輕聲細語。如此的舉動,讓Credence的耳廓染上淡淡的粉色。

男孩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默然的將自己靠在Newt給予他的懷抱。

如此的安全,和另一個他是如此的不同。

我不會騙你的,他對你並非真心。
他在心中默默的想著,Newt當然知道男孩在想什麼,但是他沒有展露出來,只是靜靜的抱著他,坐在壁爐前聽著木柴燃燒的聲音,享受雪天的寧靜。

02


Give me a sign 

給我個暗號

Take my hand, we'll be fine 

握緊我的手,我們會好好的

Promise I won't let you down 

我承諾不會讓你失望


Credence蜷縮在屋子角落,身子微微發顫,一陣一陣地發出微弱的聲音,分不清是哀鳴還是懊悔。


公寓裡像是颶風侵襲過後般的凌亂,幸好obscurus 肆虐的範圍不大,只有這間公寓而已,聽到巨響的Newt從箱子裡出來時是這麼想的。


他急忙的從箱子出來,然後緩慢的、低聲細語,那聲音像是凛冬中午後的暖陽緩緩地、沈靜地驅散男孩自責與懊悔的情緒,漸漸的Credence不在發出微小的悲鳴和顫抖,Newt慢慢地靠近他,輕輕地搭上他的肩,他微微一笑,就像什麼事也沒發生般地親吻他的額頭。


Credence 感到安心了不少,他有點懊悔的想著應該和Newt一起進入皮箱,而不是拒絕他,然後任由往日的痛苦在睡夢中侵蝕他。


但這都無所謂,他知道Newt會在。


「和我一起進去嗎?」Newt的英國腔奇異的令他感到安全感。


「那房子⋯?」他不安的環顧四周。


「不要緊的,我們等等再清理。」

然後Newt牽著男孩的手,緊緊的。

進入皮箱。


TBC

那些年

第一章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 记忆中你青涩的脸
夜晚猖狂的侵袭大地,将高锥克谷笼罩在大片的黑暗之中。
曾经的莉莉‧伊凡,现在的波特夫人正翻著泛黄的相本发出“啪搭啪搭”的声响,在寂静的书房内显得格外明显。
停下翻动的动作,波特夫人轻抚著腹部,碧绿的双眼看向窗外的一片漆黑。
波特先生尚未归来。
自从怀孕以后,莉莉便被爱妻如命的波特先生勒令在家休养,至此之后,这段波特先生不在时间就成了波特夫人秘密的小时光。
没办法,她太了解丈夫了,詹姆讨厌史莱哲林--事实上,大部分的葛来分多都讨厌史莱哲林--但她确实需要时间来怀念身为史莱哲林的儿时玩伴,即使他们最后决裂了。
莉莉常常在想,这或许是一种诅咒,就像千年前和葛来分多、雷文克劳还有赫夫帕夫一同建立霍格华兹的萨拉查‧史莱哲林,即使和夥伴们拥有深刻的情谊最终仍是因为吵架而离开一手创立的学校。
她和赛佛勒斯也一样,多年的情谊也抵不上价值观的差距。
这麼多年后,她才明白这个道理,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之间的距离并不仅仅是高塔和地窖之间的差距。(注一)
她对此感到可笑,却无力去反驳。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闭上眼,小憩片刻。
当詹姆回来时,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暗黄灯光攀上妻子的睡颜,火红色的睫毛被刷上一层淡淡的微光。
他宠溺的笑了笑,用召唤咒唤来毛毯,温柔地替她盖上。
顺手拿起放在妻子腿上的相本,关上灯,然后放轻脚步,转身离去。
行进中的詹姆随意的翻了翻相本,却在看见熟悉的面容后,不自觉的停住。
相片中,笑得灿烂的红发女孩拉著一脸腼腆的黑发少年。
詹姆非常熟悉相片中的两个主角。
记忆中的黑发少年略带消瘦的脸庞终年都带著不合年纪的疲惫和戒备。
第二章 桌垫下的老照片 无数回忆连结
记忆中的黑发少年略带消瘦的脸庞终年都带著不合年纪的疲惫和戒备。
第一次见到少年时,是在火车上,当时的詹姆对赛佛勒斯并没有任何想法,甚至还有些厌恶,直到火车抵达了霍格华兹,老旧学校的大堂里充斥著新生兴奋而期待的交谈声,只有少年紧紧抿著唇,好像再多的噪音也不足以使他张开嘴。
詹姆就是在那时候开始注意到他。
当时的少年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儿时玩伴,是个全身带有著阳光气息的红发女孩。
尽管女孩的气质是如此的不容忽视,但真正让詹姆移不开视线的却是苍白到阴沉的黑发少年。
他不晓得自己是怎麼了,只得将这异样的感觉归咎於车程的疲累而导致的错觉。
「詹姆‧波特。」
带著严谨和拘束的女声唤到了他的名字,他便马上将异样的感觉丢进阿兹卡班。
像所有新生一样,詹姆紧张且兴奋,接著,他进了葛来分多。
他裂著嘴,走向葛来分多的长桌,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的,他挑了红发女孩对面的位置,并且意识天狼星、路平和虫尾将原先预留的位置换掉。
他开始找红发女孩搭话,然后知道了她的名字。
「莉莉‧伊凡?我可以叫你莉莉吗?这真是个可爱的名字。」接著看见女孩爆红的双颊,才发现,这句话充满调戏的嫌疑。
正当他想开口自己没有恶意时,他听见了他从红发女孩口中套出的名讳--
「赛佛勒斯‧石内卜。」
他们之间的话题便嘎然而止。
即使詹姆万分希望赛佛勒斯能够成为葛来分多,但梅林似乎没有听见他的愿望,赛佛勒斯最终进了史莱哲林。
虽然内心失望但詹姆并没有因此闷闷不乐,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和天狼星、路平还有虫尾组成“劫盗四人组”,执行他在波特庄园里最爱做的事--恶作剧。
他开始招惹赛佛勒斯。
对此行为,朋友们说他是让莉莉别在和他们所谓恶心的鼻涕卜(注二)黏在一起,或者单纯的因为赛佛勒斯的态度让他们不爽。
至於真相是什麼呢?詹姆也不清楚,他只是希望少年黑如浓墨的双眸能带上一点他的色彩。
不久之后,万圣节来了。
第三章 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 换上一身帅气西装
不久之后,万圣节来了。
在朋友的怂恿下,他在万圣节前一周早晨的大堂,向正在享用早餐的莉莉‧伊凡递出邀请。
令人意外的是,莉莉答应了他的邀请。
瞬间,讶异和欣喜充斥了他的全身,他偏开眼,偷偷看向隔了两桌的史莱哲林长桌,却发现史莱哲林的黑发男孩正跟七年级的风云人物鲁休思‧马份称得上是愉快的交谈著。
詹姆突如其来的感到恼怒,连带的连天狼星调侃的的话一句也听不进去。
他不明白自已是怎麼了,自从见到早晨的那个画面,一整天都闷闷不乐,甚至在最爱的飞行课,差点从扫帚上摔下来,因此,被朋友和那邦该死的史莱哲林嘲笑了好几天。
鲁休思‧马份还为此特地搬弄著各种单字在赛佛勒斯面前,狠狠的扫了他的面子。
詹姆听朋友转述,那位顶著一头铂金色长发、据说拥有魔法界最高贵姓氏的少年,如何用各种华丽的语调将他的自尊扁的一文不值。
詹姆咬牙切齿的发誓要在万圣节晚会散发自身魅力让那白孔雀瞧瞧他的厉害!
他还特地拜托虽然最后成为葛来分多,但从小接受史莱哲林式教育的天狼星帮忙,即使过程中遭受好几次天狼星别有深意的眼神(其实天狼星只是认为死党对莉莉太过上心罢了),他还是咬牙忍下来了。
对那时候的他来说,没有什麼比扳回自己在赛佛勒斯心中的形象重要。
当时的詹姆并没有意识到他对赛佛勒斯不正常的感觉,也没有想过,其实他在赛佛勒斯心中打从一开始就全然没有形象可言。
无论如何,在詹姆的努力下,一个礼拜很快就过去了。
舞会当天在天狼星的帮助下,他将一头乱翘的短发用麻瓜世界的吹风机将它打理得稍微整齐点,换上具说能增加他的魅力的西装,任由天狼星将他的脸扑白,用不知道什麼性质的颜料画出血的纹路。
然后,他成了吸血鬼。
据天狼星描述,神秘、英俊、优雅的吸血鬼。
第四章 等会儿见你一定比想像美
据天狼星描述,神秘、英俊、优雅的吸血鬼。
--虽然梅林才知道吸血鬼长什麼样子!
「我在麻瓜世界的书上看到的,麻瓜们想像的吸血鬼就长这样--亲爱的鹿角(注四),放心吧!莉莉一定会对你迷得死去活来的!」天狼星耸肩。
不想再跟好友争辩什麼,詹姆加快脚步准备和莉莉会合。
这场舞会最重要的目的,不过就只是让他能在赛佛勒斯的心中有好一点的形象罢了。
他向远处的莉莉挥挥手,看著她加快脚步的向他跑来,女孩上身穿著白色衬衫配黑色皮革马甲,下身穿著大红的及膝公主裙,再披著一件及脚踝的红色斗篷--根据对方的描述,这是麻瓜世界童话中著名的小红帽。
他看著眼前的女孩,任她拉著他的手,在宴会穿梭。
他搜寻著自认的劲敌--鲁休思的装扮,噢,梅林的白色面具,那只白孔雀居然扮成精灵王,希望他身上的宝石能重死他。
詹姆略带不屑的撇撇嘴,赛佛勒斯不在鲁休思的附近那在哪里呢?
「小勒!」莉莉一边开心的唤著远方的友人,一边拉著詹姆前进。
闻言,詹姆有些期待的看向黑发少年的方向。
只见黑发少年一身得体的晚礼服,再无其他装扮。
詹姆有些失望,但不明白自己在失望什麼--也许他期待的是赛佛勒斯装扮成某种恶心的东西,或许是像他在火车上他取的绰号般,扮成一只鼻涕虫。
想到这里,詹姆不禁诡异的勾起嘴角。
见到此状的赛佛勒斯,有些疑惑的挑起眉,但他决定不说什麼,他和女孩已经太久没好好的聊一聊了,不应该在为脑袋堪比山怪的波特浪费时间。
然而詹姆却和赛佛勒斯有著天差地远的想法。
在他看来,赛佛勒斯一定是被他的男性魅力所迷住了!
他就知道,他的魅力绝对不输鲁休思‧马份那只花孔雀。
第五章 回到教室座位前后 故意讨你温柔的骂
他就知道,他的魅力绝对不输鲁休思‧马份那只花孔雀。
因为这个原因,詹姆甚至特别在魔药课迟到!为的就是能摆脱劫盗四人组,坐在赛佛勒斯身旁空下的位置。
结果他错估了形式,路平非常好心的替他留了个天狼星旁边的位置,而赛佛勒斯的身旁早已坐了莉莉。
幸运的是,他的位置位於赛佛勒斯的正后方。
整节课下来,他都不晓得自己在做什麼,切蟾蜍舌头时还差点切到自己的手指头。 赛佛勒斯晃来晃去的背影让他无法专心,他多麼希望对方能转头过来,而不是这样的背对他。
突然间--詹姆想到了一个好方法。
趁著赛佛勒斯忙著切药材,莉莉和天狼星正专心的低著头搅动魔药时,他偷偷的伸出万恶的手指,轻轻的戳了戳赛佛勒斯消瘦的后背。
遭受捉弄的赛佛勒斯因此将本来应该要切成直角的蜥蜴尾巴切成45°。
想当然尔,对魔药的坚持近乎痴狂的赛佛勒斯怎魔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於是他恶狠狠的瞪向后方座位。
见到的却是詹姆正认真的将雏菊根剁碎。
赛佛勒斯挑起眉,转过头去。
站在他身后的詹姆并没有错过对方的反应,并且为此感到开心。
於是他又再一次伸出手指头,调戏了对方一次。
赛佛勒斯的反应与刚才一致,只是这次多出了一点恼怒。
詹姆窃笑,像个三岁孩子似的,他恶劣的希望对方能够发怒。
他想见到对方的脸上因为愤怒而染上绯红的双颊,或是因此而有生气的黑眸。
果不其然的,在发生第三次的时候,赛佛勒斯发火了,索命似的双眸盯向他!他裂起嘴角,压低了音量挑衅似的说:「怎麼?鼻涕卜,是因为本大爷魅力无穷,才让你这样频频回头吗?」
「该死的--葛来分多的教育难道没有让你的智商提高吗?噢,我差点忘了,就算是魔法界消失,即使是 “伟大”的葛来分多也没有办法让一个波特的智商提高到山怪的程度。」赛佛勒斯咬牙切齿。
正当他想接下去时,一道清脆的女声打断了他的动作。
「小勒!大釜里的药水是粉红色的--」莉莉惊呼,并将准备吵架的赛佛勒斯的思绪拉回。
他刨了詹姆一眼,转过身去解救他的魔药。
詹姆表示无聊的撇撇嘴。
「嘿,伙计!别停下的的动作啊!」天狼星呼唤著好友,脸色发青的看著越来越紫的魔药。
「噢,梅林的袜子--」他懊恼的说著,接著,埋头抢救没剩多少的魔药学成绩。
那天晚上,赛佛勒斯的样子反覆出现在他的梦中。
第六章 谁与谁坐他又爱著他
那天晚上,赛佛勒斯的样子反覆出现在他的梦中。
第二天早上,一向好眠的詹姆意外的带著两个堪比熊猫的黑眼圈出场。
在好友的关心还有莉莉略带关切的眼神下,詹姆做了重大的决定。
他决定继续骚扰赛佛勒斯,直到他搞清楚自己到底怎麼了!
作为一个优秀的葛来分多,詹姆完美地展现出他充分的行动力。
这一次,他没有选择迟到这种愚蠢的战术,而是选择紧紧的跟在赛佛勒斯身后,然后趁著对方不注意时,抢到他身旁的位置。
詹姆发誓,他一定要成功!
也许是因为他这个月特别虔诚,或著是梅林同情他多次的失败,总而言之,他成功了,是的,十分幸运的成功了。
不枉费他冒著生命危险跨越史莱哲林和葛来分多之间的界限。
对此赛佛勒斯只是淡淡撇了他一眼,低下头研读变形学课本。
当麦教授进到教室时,看见的就是“万绿丛中一点红”这样经典的画面。
米奈娃,也就是麦教授,不动声色的抽了抽嘴角,接著,若无其事的继续上课。
詹姆对於教授的反应感到十分欣喜,相比之下赛佛勒斯的无视就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当然,天狼星不断从身后丢来、并且砸中他的头的纸屑也让他十足十的不爽,不过这不重要,詹姆决定暂时忽略不计。
波特先生不开心了,后果就是开始想如何恶整石内卜先生。
詹姆发挥了葛来分多不怕死的精神,他思考著该如何让石内卜先生露出从未有过的表情呢?
忽然间,詹姆想到一个妙计。
他想,赛佛勒斯就算在怎麼冷静,也无法在这个状态下还是无动於衷吧。
於是他露出一副“大爷我最行的”模样,慢慢的往赛佛勒斯的方向坐过去,然后,趁著麦教授不注意时,他轻轻的在石内卜先生耳边说道--
「我喜欢你。」
第七章 那些年错过的爱情
「我喜欢你。」
接著他见到了赛佛勒斯堪比暴风雨的黑脸。
「不用感到荣幸,石内卜,我看你大概没有被告白的经验吧--这不,本大爷就超好心的让你体验过一次了。」看见少年那张黑得不像话的脸,詹姆心中莫名的恼怒,但还是顾忌到现在是上课而压低音量的说著。
「波特先生,难道你还没有治好你的妄想症吗?事实上,我想我宁愿被一只巨大且无脑的山怪亲吻,也不想坐在这里听你让我恶心到起鸡皮疙瘩的告白。」赛佛勒斯冷笑,并且持续以压低的音量进行对话。
「噢,可怜的鼻涕卜,原来你的审美观已经疲乏到这种程度了吗?没想到你连山怪和一个英俊潇洒的波特之间的差别都分不清楚了吗?」詹姆佯装痛心疾首,在低音量下这种动作时在可以被称之为好笑。
「劳烦波特先生费心了,我想只要有眼睛,并且没有因某种原因而失去它的功能的人,在一只山怪上发现的优点绝对会比在一个波特身上发现的多。」赛佛勒斯回答的理所当然。
「波特先生和石内卜先生可以请你们分享一下你们之间的话题吗?」米奈娃说道,并且因此将整间教室的注意力都集中道他们身上。
赛佛勒斯冷下脸,不愿意多做任何解释。
詹姆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上课说话,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各扣两分。」米奈娃挑起眉,以扣分作为事情的结局。
接下来整堂课詹姆和赛佛勒斯都没有再说任何一句话。
詹姆偷偷的瞥向赛佛勒斯,只见对方一脸认真的听课,好像刚刚什麼是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对此,詹姆不禁感到泄气,整堂课下来什麼也没听到。
下课之后,天狼星第一个冲过来勾住他的脖子。
他被天狼星勒得难受,正想给他一手肘就听见对方说--
「伙计,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这麼的见色忘友!」

第八章 好想拥抱你 拥抱错过的勇气
「伙计,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这麼的见色忘友!」
天狼星的高分贝将教室里所有的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震住了,当然,这不包括正准备回去的赛佛勒斯。
詹姆傻了,见色忘友?
路平赶紧出来灭火:「兽足(注五),见色忘友不是这麼用的。」
「唉?不管啦,反正你为什麼不回我纸条?」天狼星疑惑的看向路平,接著自认凶狠的找詹姆算帐。
詹姆傻笑著回避答案,在回葛来分多交谊厅的路上,脑中不断浮现著天狼星所说的见色忘友。
见色忘友?这样的一个词汇怎麼可能出现在他和赛佛勒斯身上?
他不过是想要恶整那个可恶的小史莱哲林,并没有其他诡异的思想啊。
只是在这个词汇出现时,他的内心却时出现了一点无法察觉的喜悦。
他不想了解这到底是为什麼,属於葛来分多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原因将会颠覆他的世界。
那不是他想要的,他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第一次的,葛来分多的黄金找球员完全无法发挥出他的勇气。
他想过上所谓「正常」的生活:和一个心意相投的女孩共组家庭, 在家族的期望下生下继承人。
而爱上一个史莱哲林显然不包夸在他所谓的正常生活里。
葛来分多的小狮王,在这一刻败给了对未来的恐惧。
「嘿,鹿角你还好吧?」天狼星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路平还有虫尾有些担忧的看著他。
「我能有什麼事?我又不是娘们整天伤春悲秋的。」詹姆笑了笑,给了朋友们一个放心的眼神。
「我就说吧,月影(注六),鹿角哪那麼脆弱--」
「不管怎麼说有事就跟我们商量吧,朋友。」不等天狼星说完,路平对著好友表达了关心。
「……我是说,这是假设!假设!」詹姆有些慌乱的说著,「假设那个人有点讨厌你(好吧,其实是非常),可是你却希望那个人能无时无刻的注视你……这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詹姆有些紧张的咽下口水。
「伙计,你说的是莉莉吗?放心吧,她讨厌你早就是霍格华兹公开的秘密了。」天狼星安慰著夥伴,即使这看起来更像是在伤口上洒盐。
「代表你连对方讨厌你,你都不自觉的喜欢对方啊,鹿角。」路平笑的神秘。
詹姆愣住了。
虽然心中有预感,但是真正听见时他还是傻了。
他喜欢赛佛勒斯?那个邪恶阴暗的鼻涕卜?
詹姆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葛来分多和史莱哲林向来都是死对头,更何况还是那个阴沉、肮脏、邪恶的鼻涕卜……
从此之后,他开始闪避赛佛勒斯。
第九章 曾经想征服全世界
从此之后,他开始闪避赛佛勒斯。
每当天狼星提议要整整赛佛勒斯时,詹姆总是有意无意的逃掉。
为此,天狼星不只一次询问自己是否生病了,而他总是一次又一次的打哈哈以逃避问题,弄得天狼星差点想揍人,还好当时有路平在一旁帮忙阻止。
这样的状况一值持续到五年级。
当他们终於考完了O.W.Ls,他像是下了什麼决心般,同意了天狼星的提议。
所以造就了现在这个场面。
赛佛勒斯倒吊在半空中,长袍覆盖住他的脸,露出了苍白且营养不良的大腿、和一条发灰的内裤。
围观的人群发出大笑和喝采。
詹姆感觉到心痛,但是他还是强迫自己和天狼星跟虫尾一起大笑。
而莉莉不负众望地发挥出了葛来分多的正义感,要求詹姆把赛佛勒斯放下。
经过一番不算激烈的争执,詹姆妥协了,同时心里松了一口气。
看著赛佛勒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说:「算你好运,遇到莉莉在这里,鼻涕卜--」
「--我不需要像她这种低贱的麻种来帮我!」
接著,赛佛勒斯得到了莉莉绝交的宣示。
詹姆选择不去看赛佛勒斯因为难过和懊悔扭曲的脸。
他现在扮演的是个爱慕莉莉成痴的毛小孩,所以他在莉莉愤怒的离去之后,再一次的将赛佛勒斯倒吊过来,这一次少年的脸上少了挣扎。
「有谁想看我把鼻涕卜的小裤裤脱下来?」他努力的挺直举著魔杖的手臂,强迫自己不要流泪。
「够了,詹姆停手吧。」路平从一旁的树下起立,拿著书走到詹姆旁边,不顾他的意愿施了一个“止止,魔咒消”把赛佛勒斯放了下来,拉著他走了。
「嘿,月影,发生什麼事了?等等我啊!」天狼星和虫尾慌慌张张的追了上去。
刚才围观的人群也因为感到无聊而渐渐散了。
路平一路上不顾詹姆喊痛,拉著他回到葛来分多塔。
路平示意天狼星和虫尾在交谊厅等著,把詹姆扔进寝室。
「--嘶,痛,月影,你干什麼啊?」詹姆跌坐在地板上,摸著被拉痛的手。
「你好好冷静吧。」路平没有回应他的问题,关上了门。
「--唉,月影到底怎麼了?唉!」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小。
詹姆忽然觉得,其实路平什麼都知道了,或著该说比他更了解自己的内心。
他放声的哭了。
把所有的压抑、悲伤、愤恨和无力全都哭了出来。
为了逝去的恋情放声大哭。
第十章 到最后回首才发现 这世界滴滴点点全部都是你
为了逝去的恋情放声大哭。
回忆到这里嘎然而止,然后他再也不去招惹赛佛勒斯,即使天狼星因此笑他妻管严。 之后他向莉莉求婚,曾经的女孩现在的女人答应了他的求婚,他们顺利的步入了礼堂,结为夫妻。
毕业典礼后,他就没有再见过赛佛勒斯。
不只一次的,詹姆想著,如果他当初有足够的勇气去向赛佛勒斯告白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也许现在陪在他身边的不会是莉莉,而是那个他让他愧疚一辈子的黑发少年。
不过这也只是想想,詹姆对现在的生活没有怨言,想著妻子和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的心中就是一股满足。
「嘿,在想什麼?」伴随著声音的落下,妻子已经从背后还住了他的腰。
「在想你以前是多麼讨厌我呢。」詹姆的手掌覆上妻子的葇荑。
「噢,亲爱的詹姆,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不过说真的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想我一样的讨厌你。」妻子挣脱了他的手,来到他面前,俏皮的眨了眨眼。
「梅林的丝质睡袍,莉莉你的回答真叫我伤心呢--」詹姆故作捧心状,逗得妻子哈哈大笑。
「睡了吧,詹姆,已经两点了呢。」
他同意了妻子的想法,示意她先睡,接著进了浴室随意的梳洗一番。
踏出了浴室,将自己弄乾后,才上了床躺下。
接著,自从失恋后就再也没做梦的詹姆做了一个梦。
梦中的他坐在赛佛勒斯旁,在一向以严肃著称的变形学课,偷偷的凑到赛佛勒斯旁,在黑发少年的耳边轻声的说著:
「我喜欢你。」
迎接他的是少年攻击性的言语,和微红的耳尖。
他裂著嘴,笑了。
fin.
*注一:对不起,我忘记原文来自哪里了--好像是水色茧蝶的《无关功利的勾引》的样子,很好看,推。
*注二:鼻涕卜,詹姆在火车上以谐音替赛佛勒斯的绰号。
*注三:鹿角,为詹姆在劫盗四人组中绰号。
*注四:兽足,为天狼星在劫盗四人组中绰号。
*注五:月影,为路平在劫盗四人组中绰号。

我是否應該開始存買假牙的錢?


待看影集名單

Galavant

Sense8

Human
Grace and frankie

I wanna die but I fear it


我曾經愛過你 普希金

我曾经爱过你;  

爱情,也许,  

在我的心灵里还没有完全消亡;  

但愿它不会再去打扰你;  

我也不想再让你难过悲伤。  

我曾经默默无语地、毫无指望的爱过你,  

我既忍着羞怯,又忍受着妒忌的折磨;  

我曾经那样真诚、那样温柔的爱过你  

但愿上帝保佑你,另一个人也会像我一样地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