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妲

Treat You Better(Newt/Credence,Gradence)part3

第一次寫這部的同人
假定Graves沒有被GG複方湯劑,只是純粹的GG的手下。

前情提要:
Newt和Credence在倫敦展開新生活,但Credence心中似乎有無法忘懷的人

BGM- Treat You Better by Shawn Mendes

《Treat You Better》

05

Tell me why are we wasting time
告訴我為何我們正浪費著時間
On all on your wasted crime
浪費在那些蠢事上
When you should be with me instead
當你應該跟我在一起的時候


「好久不見了,我的男孩。」Graves慢步走近男孩,一手撫上Credence的側臉。

Credence 為這樣的觸碰微微顫抖,男人的手乾燥且厚實,卻感覺像一隻滑膩冰冷的毒蛇一般纏上他的靈魂。

Credence緊盯著地板,駝著背縮著肩,想讓自己的體積縮小。


這一刻,他們似乎又回到了暗巷內。

他不是唯一被鞭打的孩子,在這個時代幾乎所有的孩子都會被體罰,Credence可以忍受身體上的疼痛,那是大人們讓孩子屈服的手段,他是這麼想的,如果受到懲罰後能得到一絲關愛,那再多的懲罰也無所謂。
但Mary Lou並沒有滿足他的願望,她恨他,淺顯易見的。

Credence不懂既然她是如此憎恨他,又為何要扶養他?是為了證明在上帝的感化下,巫師之子可以被洗滌罪惡嗎?

「你在想什麼呢?」男人溫熱的氣息吐在男孩的耳廓上,Credence對此只是僵了一下,並沒有抬頭看向美國巫師。


Graves是他第一個渴望,他第一個近似依靠的存在,哪怕Credence現在怨恨他的欺騙,卻也無法完全切割自己對男人的感情。

他仍是顫抖著,只是一開始是因為緊張和害怕,現在是為了壓抑obscurus。

「我的男孩,你在壓抑什麼?」他的耳邊傳來Graves壓抑又愉悅的笑聲,就好像一切都把握在他手上,Credence依然是那個受他操縱、任人宰割、對世界感到絕望的男孩,Credence對此感到厭惡。

他鬆開緊握墜鍊的手,試圖想推開和他如此親密的男人,然而在他的手觸碰到Graves以前,男人又開口了。

「你想遠離我嗎?」如果Graves是英國巫師的話必定是Slytherin:「你離不開我的,我們是同類人⋯⋯」

男孩咬著牙,像是用盡勇氣又好似受到刺激的瞪著這個幾乎要擁抱住他的男人。

他知道美國巫師說的是實話,在靈魂的最深處,他就如同Graves一般貪婪,男孩渴望認同被愛,Graves求取力量和掌握(或許還包含著讓巫師活得光明正大),儘管他們想要的如此不同,但無可否認的,綠色渲染著他們靈魂*。

這一刻男孩覺得自己又再一次的看見這段時間裡自己不停夢見的場景,那個他們每個禮拜日所前往的教堂內廳,Mary Lou的聲音迴盪在耳邊:「生而罪惡。」身邊的兄弟姐妹們竊竊私語,神職人員冷眼相待,佇立在花窗玻璃上的殉道者、使徒、聖人審視一切。

沒有人在乎他,因為他生而罪惡。

他不值得被愛,不值得Newt的誠心。

-TBC-

*歷史文獻中通常稱苦艾酒為繆斯和綠妖精、綠精靈、綠仙子。苦艾酒也經常被描繪成一個危險的容易上癮的精神藥物。苦艾酒中含有的微量化合物側柏酮(thujone),被指含有毒副作用。能夠使人產生幻覺,過量攝取什能奪命。當時評論家描述苦艾酒的味道,表示它使你的瘋狂,誘惑你犯罪,引發癲癇,結核病。它使成千上萬的法國人葬送生命。它將男人變成凶猛的野獸,將女人變成悲慘的犧牲者,將小孩變成敗類,它破壞家庭,毀滅幸福,威脅整個國家的未來。(節錄自http://angel9131004.pixnet.net/blog/post/209924233-[bts%C2%A0音樂]blood-sweat-%26-tears-mv%C2%A0意思%C2%A0解釋)

评论

热度(16)